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商務印書館出版最新《徐志摩全集》

來源:澎湃新聞 | 阮玄墨  2019年11月20日08:29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不幸遭遇空難,年僅34歲,今天是詩人的忌日。

徐志摩去世后,陸小曼開始整理編輯他的文集。1936年,當胡適得知陸小曼已將《志摩全集》編好后,便向她提議將《志摩全集》交給商務印書館出版。當時的商務印書館總編輯王云五欣然應許,并與陸小曼談妥了稿酬、簽訂了合同。但《志摩全集》的出版工作終因時局動蕩而未能在當時順利進行下去。

徐志摩與陸小曼

在過去近百年的時間里,徐志摩全集和補遺文集分別在大陸和港臺地區有不同版本出版。

近日,商務印書館出版了由作家、現代文學研究專家韓石山編訂的《徐志摩全集》。此十卷本是在天津人民出版社八卷本《徐志摩全集》的基礎上,多方采集佚文、精心編輯而成,增補了百余篇未被先前全集版本收集的徐志摩佚文,融合了全國各地專家、學者十幾年來的發現。

商務印書館《徐志摩全集》

全集按體裁分作七大類(散文、詩歌、小說、戲劇、日記、書信、翻譯作品),每類作品再以發表或寫作的年月日順序編次成集,便于閱讀和研究。

韓石山:書前贅語

十卷本的《徐志摩全集》,由商務印書館出版了,距我1997年夏天動手開始這項工作,轉瞬已是二十二年。

現代文學史上的名家,生前死后,出版全集的,不在少數,而像《徐志摩全集》這樣艱難曲折的,少之又少。據曾任良友圖書公司編輯的趙家璧先生說,早在1936年5月底,他來北京組稿,就有意編輯出版《徐志摩全集》,且得到鄭振鐸先生的支持。回到上海,又得到茅盾先生的贊同。當年秋天,便與陸小曼一起著手進行,很快編起九卷本的《志摩全集》。兩人估計,一切順利的話,1936年下半年可以開始出書。沒料到的是,同年10月,胡適先生來到上海,聞知此事,建議陸小曼將《志摩全集》改交商務印書館出版,且可預支一筆版稅。小曼同意后,趙家璧便將全部書稿送給小曼,由小曼轉交商務印書館。而后抗日戰爭爆發,《志摩全集》的出版也就擱置了下來。中間種種變故不說也罷,好在這部書稿的清樣,總算保存下來。直到1983年,香港商務才據此出版了《徐志摩全集》五冊。又過了差不多十年,再由香港商務出版了《徐志摩全集·補遺》四冊。(趙家璧《徐志摩和〈志摩全集〉》)

徐志摩寫給胡適的信

在這之前,20世紀60年代末,在徐志摩前妻張幼儀的倡議下,徐志摩的表弟蔣復璁和好友梁實秋主編,于1969年由臺灣傳記文學出版社出版了《徐志摩全集》六卷。20世紀80年代之后,又有四種“全集”出版:一種是上海書店出版社版,將香港商務的《徐志摩全集》五冊與《徐志摩全集·補遺》四冊合為九卷本《徐志摩全集》;一種是廣西民族出版社版,為趙遐秋等人編的五卷本《徐志摩全集》;一種是浙江人民出版社版,為顧永棣編訂的六卷本《徐志摩全集》;再就是由韓石山編訂,2005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八卷本《徐志摩全集》。與其他版本的全集不同的是,天津版“全集”采用了分類編年的體例,就當時來說,收入的文章該是最多的。

而這多少年來,更不斷有徐志摩的佚文被發現。最該稱道的是陳建軍、徐志東二位編訂,于2018年由商務印書館涵芬樓文化出版的《遠山——徐志摩佚作集》。

十卷本的《徐志摩全集》,就在是天津人民出版社八卷本《徐志摩全集》基礎上,多方采集佚文、精心編輯而成。種種辛苦,不必多說。唯一可說的或許是,胡適先生當年建議陸小曼的話,總算在八十多年后,落到了實處。

韓石山

2019 年 7 月 16 日于潺湲室

出版說明

自我國著名詩人徐志摩先生1931年罹難后,其親友和學界便開始了對徐志摩生前作品的搜集、整理工作。1936年,胡適得知陸小曼已將《志摩全集》編好后,便向陸小曼提議,將《志摩全集》交給商務印書館出版。當時的商務印書館總編輯王云五欣然應許,并與陸小曼談妥了稿酬、簽訂了合同。遺憾的是,《志摩全集》的出版工作,終因時局動蕩而未能在當時順利進行下去。

為彌補當年未能成功印行《志摩全集》之憾,我們決定接受韓石山先生的授權和委托,在我社出版由他編訂的新版《徐志摩全集》。更主要的原因是,近十余年,學界對徐志摩作品的研究及佚作的收集又有不少新的進展,有必要對既有的“全集”進行修訂與補充。

除商務印書館與“徐志摩全集”的淵源之外,徐志摩的著作在我國文學史、文化史上更是有著相當的地位與意義。因此,面對韓石山先生的委托,我們慎之又慎,本著遵循我國出版方針、尊重編者編校要求的總體原則,進行了適當的增補與修訂。

首先,我們將學界這十幾年間所發掘的徐志摩佚文、佚詩、佚簡百余篇,按分類編年體補入了“全集”,將原來的八卷本增排為十卷本。同時,在八卷本的基礎上對所收徐志摩著作進行了梳理,對明顯的缺漏與錯訛進行了訂正,對遺留的問題做了進一步查證與校改。然而,因新文化運動前后文字的使用新舊混雜,現代出版業方才萌芽、未成規范,如今對當時作品的校勘也就愈加困難。所以,本著對徐志摩著作本身的嚴謹態度和對韓石山先生編訂初衷的充分考慮,我們對作品中難以解讀、疑闕難辨的字句保留如舊、未敢妄加校訂,以待學者進一步考證、釋讀。除此之外,對于所收徐志摩西文作品的已版譯文,為尊重譯者之故,除翻譯誤漏及其他明顯錯誤外,基本保留其初版原貌,不加改動。

《徐志摩全集》單冊

編校過程中,特約編輯岳洪治先生協助我們通讀、通校了全部書稿;四川大學的龔明德老師對徐志摩書信二卷的內容進行了專門校訂。《徐志摩全集》(八卷本)出版前,由復旦大學英國文學教授談崢先生對全集中的西文詞句做了注釋;這次出版十卷本,我們根據談先生整理的《全集英文錯誤》,將他所指出的問題一一更正。在此,一并表示由衷的感謝。

時隔八十余年,《徐志摩全集》終能在我社出版,實乃我等之幸。希望這一版《徐志摩全集》,能夠為讀者和學界提供一個比較完備、準確的徐志摩作品文本。我們企盼著得到讀者和學界的批評與指正。

商務印書館

2019 年8月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大赢家体育比分 山西快乐10分 起搏器和支架那个赚钱 麻将怎么打才必赢 三分彩 梦幻西游赚钱停多少级号 拳击手为什么赚钱 河里拉沙赚钱吗 老时时彩能赚钱吗 365电竞比分网 大圣捕鱼2 彩虹岛商人很赚钱 310足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6+1 有配音可以赚钱的么 发努力赚钱的女人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