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韓國話題之作《82年生的金智英》小說作者來中國 趙南柱:原來我也是金智英

來源:北京青年報 | 張嘉  2019年11月20日08:01

趙南柱沒想到這本書會引起轟動

金智英,這個在韓國再普通不過的名字,卻擁有著能掀起巨浪的力量,而這股勢頭就算是過了兩年,依舊驚人。

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出版于2017年,是亞洲10年來罕見的現象級暢銷書,在韓國銷量破百萬冊,成為2017年韓國年度暢銷書籍,日本上市3個月突破13萬冊,作者趙南柱被授予“年度作家”稱號。

今年10月23日,由韓國明星孔侑和鄭有美主演的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引起轟動,首日有接近14萬人次觀影,遠超好萊塢電影《沉睡魔咒2》《終結者:黑暗命運》《小丑》。

《82年生的金智英》的出版,被評為2017年韓國社會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有媒體形容:僅僅一本書,就把韓國年輕人撕裂了。

《82年生的金智英》的中文簡體版已由磨鐵圖書出版。11月17日,作者趙南柱來到北京西西弗書店與讀者見面,講述金智英的前世今生。

面對中國讀者的追捧,趙南柱開心又感動:“在韓國有這樣一句話:‘希望我們可以成為對方的勇氣和星光。’我也希望在未來我們一直為對方的勇氣加油鼓勁,成為對方的星光。”

出版之后即成為話題之作

《82年生的金智英》主人公金智英,1982年4月1日出生于首爾某醫院婦產科。成長于公務員家庭,一家六口人住在72平方米的房子里。她就是那種你每天都會迎面遇到的普通女孩。從小,金智英就有很多困惑。家里最好的東西總是優先給弟弟,她和姐姐只能享有剩下的食物,共用一把雨傘、一床被子。上小學時,鄰座的男孩總是動不動找她麻煩。當她哭著向老師傾訴時,老師卻笑著說:“男孩子都是這樣的,愈是喜歡的女生就愈會欺負她。”

上了中學,公交車或地鐵上常有咸豬手掠過她的臀部和胸部。在校園里也不能掉以輕心,因為也有男老師喜歡對女同學動手動腳。可她們往往只是選擇回避、逃離現場,從不敢高聲反抗。

大學畢業,進入一家公關公司。當她環顧辦公室,發現雖然女同事居多,高管卻幾乎都是男性。下班不得不去應酬,被安排坐在主管旁邊,忍受對方的黃色笑話和無休止的勸酒。

31歲那年,她和相戀多年的男友結了婚,不久就又在長輩的催促下有了孩子。在眾人“順理成章”的期待下,她辭掉工作,準備在家帶小孩。遞交辭呈時,她一滴淚也沒有流。在回家路上,她驀地意識到自己的日常已經和過去不一樣,未來將充滿不可預測,直到她再次適應新的生活。她忽然淚流滿面。

金智英感覺自己仿佛站在迷宮的中央,明明一直都在腳踏實地找尋出口,卻發現怎么都走不到道路的盡頭。

《82年生的金智英》是36歲的平凡女性金智英前半生的故事,這也是我們每個人一生的故事。

沒有跌宕起伏,金智英的人生故事平淡不過,甚至連作者趙南柱和圖書編輯對這本書都不看好:有多少人喜歡看別人的乏味人生呢?他們開始的猜想是能賣出8000本就不錯。可是,令人沒想到的是,金智英的故事引起了韓國女性的共鳴,諸如“那時候我也曾經是這樣”“以后的我會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的感嘆隨處可以聽到。

韓國總統文在寅、首爾市長樸元淳、國民主持劉在石,防彈少年團隊長金南俊等名人的“背書”,也讓《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韓國引起轟動。在受到熱捧的同時,這本書卻又被很多韓國男性抵制,他們認為這部小說是女權運動的象征,是在號召韓國女性反抗。這種態度的結果是,他們對于男人支持這本書,沒有任何意見,但是若有女明星支持這本書,就會“群起而攻之”。像韓國女團Red Velvet的隊長裴珠泫、韓國女演員徐智慧、女團成員孫娜恩等,都曾因此書而被網友炮轟,女演員鄭有美傳出將出演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時,也迅速被網絡攻擊,成為眾矢之的。

提及此,趙南柱也有些無奈,“一開始的時候是一位國會議員買了這本書送給全體國會議員讀,還有一個議員把這本書當做禮物送給(文在寅)總統,大家覺得這是一本男性要讀的書。但是不知道什么時候作品就被大家符號化和象征化了,有一些并沒有讀過書的人,也對它進行不好的評價,甚至后來出現了讀過這本書的女藝人被網友集體攻擊。”

趙南柱坦陳,《82年生的金智英》只是順勢之作,因為,近年來在韓國,越來越多的女性愿意和大家談論自己的遭遇,或者受到不平等的事情,“這種現象發生得越來越多,這種反對和抵抗的聲音也越來越多。在這樣的社會大潮流之下,這本書面世了。”

但對于這本書會受到男性如此大的爭議,可能是因為這本書被作為女性生活痛苦的象征,讀過的男性非常痛苦,他們不喜歡的原因,趙南柱分析認為,“可能是他們不愿意女性站出來說她們自己遭遇到的不公平和不舒服的事情。”

由“媽蟲”引起 越來越多的女作家關注女性話題

趙南柱,1978年出生于首爾,梨花女子大學社會學系畢業,擔任《PD手冊》《不滿ZERO》《LIVE今日早晨》等時事教育節目編劇十余年,對于社會現象及問題極其敏銳,擅長以寫實又能引起廣泛共鳴的故事手法,呈現日常中的真實悲劇。2011年以長篇小說《傾聽》獲得“文學村小說獎”,2017年以《82年生的金智英》榮獲“今日作家獎”。

趙南柱介紹說,她寫《82年生的金智英》時是2015年,當時的職業是“全職主婦”,她創作這本小說的初衷是由“媽蟲”引起。

媽蟲是結合英文“mom”和“蟲”的韓文新造單字,用于貶低無法管教在公共場合大聲喧鬧幼童的年輕母親。這個新興名詞雖然用于指稱部分管教無方的媽媽,但不分青紅皂白使用在大部分母親身上,卻造成了普遍的恐懼和傷痛。

這種貶低母親的態度讓趙南柱疑惑:“2015年韓國發生很多事情是跟女性相關的,當時網絡上開始出現‘媽蟲’這個單詞,網絡上出現很多詞語鄙視侮辱女性,并且在韓國黃色網站上還會出現非法拍攝視頻。”

趙南柱表示,自己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越來越多的女性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更多的女性愿意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趙南柱認為韓國女性作家開始逐漸關注女性話題是最近的一個大趨勢,“之前,很多韓國作家會認為這些事情值得被當成文學作品來寫嗎?值得拿到公共場合討論嗎?可能有很多人這樣想。但其實這些事情正是我們日常周邊發生的事情,我的書里面有很多日常生活的小插曲、小故事都是來自真實的日常生活。包括女性懷孕、生孩子產生的生理變化,以及在職場上遇到的一些差別待遇。在書出版以后,更多女性開始關注這些問題,也開始關注到女性之間微妙的關系,于是越來越多的女性作家愿意寫這一類的書。之前可能有人覺得這不值得當成小說的主題,但是現在已經逐漸開始進入公眾的視野。”

寫著寫著自己也會很生氣

趙南柱表示,《82年生的金智英》并不是以她的個人經歷為基礎去進行創作的,她當時收集了一些韓國女性能夠得到共識的事例進行創作:“我去網上收集了一些素材,比如我去一些媽媽論壇,或者去一些準備就業的論壇,網上還有很多采訪,采訪各個不同領域女性職場人,我專門看了這些采訪。還有一些關于女性職場故事的書,我收集這些女性遇到普遍性的問題。”

寫著寫著,趙南柱也無法將自己“置身書外”了:“我也是一名普通的韓國女性,我在韓國生活了40年,寫著寫著這些經歷和我越來越類似,我在寫作過程中產生了共鳴,在創作過程中也產生了疑問,有的時候會想原來當時的我是那么的不幸,原來我也曾經遭受過不公平,原來我當時也沒有及時把這些事說出來,寫著寫著自己也會很生氣,心里也會很煎熬。在我生孩子之前,曾經的工作是一份時事節目的編劇,這份工作要求我隨時對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實時保持關心,一直會和同事討論世界上現在正發生的事情。但是自從我生了孩子,辭職以后,我每天24小時是以孩子為中心過的。當時的孩子還不會說話,所以我每天和他一樣咿咿呀呀地比劃,雖然有養育孩子的快樂,但是我也會想我的目標、夢想在哪里,作為一個人,我好像是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崩塌了,這種想法讓我非常混亂彷徨。”

在趙南柱看來,女性之間是有共鳴的,女性之間有一條看不見的紐帶,“比如在公交車上,金智英遇到了不良的男性,另一個女性并沒有問這個男性是誰,也沒有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就是很毅然地選擇幫助她,這是因為女性能體驗到對方的感受。”

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正在韓國熱映,趙南柱說自己看了三次,“每一次看我都會哭。在寫小說之前我也沒有意識到我也是‘金智英’。看到了這部電影,我好像也看到了曾經那個苦惱彷徨混亂的自己,看到這部電影我自己好像也獲得了安慰。比起小說,電影更詳細地敘述了金智英和她周邊人的關系,比如丈夫、弟弟、媽媽、姐姐,通過這些關系更能全面地了解整體的故事梗概。”

希望社會給予女性的評價與性別無關

趙南柱說在做了全職太太之后,自己曾經有很多次想重新回到職場工作,“但是,有很大的不安感,我在此期間和丈夫談論過多次,我老公給我的意見是:‘你為什么要擔心這些,直接工作,把孩子交給托兒所就好了,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結果他說完這話以后,找托兒所的工作又回到了我這里,我的經歷他可能不能感同身受,我無論多么詳細地說明,他也可能不太理解。但是他讀完這本書之后,表示終于能理解我當時的處境了,現在和他溝通也比以前方便很多。”

在韓國,女性想重新從家庭走回職場,并不容易。趙南柱介紹說,“雖然韓國法律規定,公司不可以因為女性結婚或者生育的問題對女性差別待遇,或者解雇。但是在職場上,還是有很多人會認為女職員將來要結婚生孩子,不能給她們太多任務。孩子要交給媽媽照顧,也是社會大多數人的共識,所以很多女性做了母親,會自然放棄自己的工作照顧家庭。”

如果看就業率曲線圖的話,韓國男性曲線圖是一直上升的趨勢,女性的曲線圖是M形,一般是30至35歲的時候會選擇放棄職場,曲線圖會有下落。一直到孩子不用24小時有人管的時候,或者家庭經濟出現困難的時候,女性會出現再就業的情況,所以女性的圖是M形。

再就業的情況下,大多數女性的工作都沒有第一次的好,“不管是薪資還是整體環境,都比不上前一份工作,這對女性來說是很不幸運的事情。但是反觀升學率,女性升學率比男性要高,我們為什么要放棄受到高級教育的高級人力,讓她們在家自己帶孩子呢?這對國家來說無形當中也是一種損失吧。”

《82年生的金智英》的成功,并沒有讓趙南柱打算成為女性題材作家,“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我在《82年生的金智英》這本書出版以后,所寫的長篇短篇大多數還是圍繞女性生活主題來寫的,這可能也是我一直關心的領域。目前我還停留在女性如何去過更好的生活,怎樣讓女性的生活更好一些,這樣的主題上。”

女性如何去過更好的生活,怎樣讓女性的生活更好?趙南柱認為,社會上女性最好的狀態,“就是不要因為我們身為女性,而對我們作出評價,而是希望社會給予我們的評價與我們的性別無關,只是把我們當成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希望每一個女性都可以在一個無關性別的條件下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那就是最好的樣子。”

對于幸福,趙南柱認為有兩種,第一種是什么都不知道,會過得很幸福,第二種是看得更通透,也會過得很幸福,“我覺得我是選擇了第二種,我過得很幸福,我周圍有很多人選擇了第二種。”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鼎盛彩票苹果 用两台手机怎么赚钱 湖北11选5 井通钱包赚钱 新疆25选7 手机赚钱一天赚三百 电竞比分直播电竞比分直播 即时赔率欧亚盘口 麻将来了是真人对抗吗 街机捕鱼鱼潮 投资2015小本赚钱加盟 彩金捕鱼季下载免费 能赚钱的小投资 创盈彩票首页 有什么东西可以赚钱 比如拼多多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