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敢為天下先》讀記:超越自我的時代寫意

來源:光明日報 | 傅逸塵  2019年11月20日08:45

李鳴生的報告文學創作有著自己鮮明的特色。他持續深耕航天題材多年,收獲了“航天七部曲”。與其他優秀報告文學作家習慣于打“遭遇戰”不同,近三十年的創作生涯中,李鳴生很少變換題材領域。對“星空鄉愁”的回望,或許夾雜著太多的幻想與浪漫,但始終支撐著他艱辛的文學探索與精神跋涉,以至于很多讀者包括我在內,也都習慣性地認為,李鳴生是一個擅長打“陣地戰”的報告文學作家。

直到這部新作《敢為天下先——中國航展二十年》(人民文學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我似乎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李鳴生。珠海航展在他的筆下遙遠而又親近、陌生卻又熟悉。遙遠的城市、新鮮的人物、別樣的故事撲面而來,不經意間,已經年過六十的李鳴生超越了自己過往熟悉的題材領域、生活經驗,開疆拓土、華麗轉身。

《敢為天下先》是第一部全景式、多角度講述中國航展發展歷程的紀實文學作品,全面記敘了珠海航展二十年、十二屆的輝煌歷史;講述了從1992年8月珠海市委市政府一致通過舉辦航展的計劃,建起中國第一條四千米機場跑道開始,珠海航展人篳路藍縷、不畏艱辛,通過艱苦努力、接續奮斗,最終使珠海航展發展成為世界著名的五大航展之一的城市傳奇;勾勒出珠海航展人敢領時代之先、頑強拼搏、勇于創新的城市精神,也生動地展示了中華民族敢于打開國門、追趕世界的大國情懷。

李鳴生始終將珠海人的航展夢想和敢闖敢試、探索創新的時代精神緊密相連,注重從哲學思辨的角度,分析闡釋航展事業的價值、意義,從城市的精神氣質、文化心理的層面建構珠海人的航展之夢。《敢為天下先》既有對國際環境、城市發展、經濟社會圖景的宏觀記錄,又在人情、人心、人性的層面進行了精準細膩的微觀呈現。對珠海航展事業發展過程中的幾個重大階段和若干重要方面,李鳴生都做出了精到的總結概括和富于個人創見的剖析,從而在不斷變化的時代背景中描摹出珠海航展事業發展的動態圖景。

從《敢為天下先》中,我感受到的是撲面而來的生活氣息,是強烈的現場感,是與珠海航展近距離接觸的心靈碰撞。李鳴生對航展人生命狀態、情感世界準確細膩的把握,對航展人形象、性格的生動塑造也因此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尤其書中那些平凡人物的不平凡故事,使人感動。正是有了梁廣大、鄒金鳳、周樂偉、蘇全麗等這些航展人的嘔心瀝血、無私付出,才使得珠海航展從無到有、從小做大、從中國走向世界。李鳴生真情講述了這樣一群在普通崗位上默默無聞、甘于奉獻的航展人的動人故事,經由這些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把握住了中華民族敢為天下先的時代脈搏與民族心理。

李鳴生采取典型化的藝術處理方式,從浩瀚的素材中提取最具典型性的人物、事件,構成《敢為天下先》的骨架;又選取了許多極富人情味的故事與細節,以及諸多鮮為人知的事件解密,精心筑成作品的血肉,使得這部作品兼具思想性與藝術性,既有重大的歷史文獻價值,又有豐富的文學審美價值,在史詩的品格中內蘊著豐富的詩意。

李鳴生與珠海、與珠海航展的“遭遇”,對他而言蘊含著跨越和轉型的可能。如果說,之前的“航天七部曲”的寫作,盡管每一部的內容、角度都不同,但畢竟是在一個大的系統內部,還可以依憑某種思維和認知的慣性。那么到了《敢為天下先》,李鳴生需要面對和處理的題材和經驗都是全新的。珠海航展盡管與航空航天有關,但是主體內容是寫會展業,是寫一個特區城市與一種新的經濟業態之間的關系,是寫一種全新的城市建設和經營理念。李鳴生需要從零開始,進入一個全新的生活現場,守望一段完全陌生的歷史,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

為此,李鳴生進行了艱苦細致的采訪,從海量的資料和信息中大刀闊斧地揀選和剪裁,以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輕巧和寫意,勾勒出珠海航展的現實和歷史輪廓。當下的報告文學讀多了,給我一種感受是大部頭的作品越來越多,全景式、百科全書式的寫法越來越普遍,在某種意義上說,對題材、資料的占有成為作品成功的關鍵因素,而對報告文學文體自身的經營和創造反而被遮蔽和忽略了。

李鳴生書寫珠海航展的筆觸是輕靈跳蕩的,好似中國文人畫的潑墨、寫意,他更注重的是作品的意境和格局。他并非是要面面俱到、巨細無靡地呈現珠海航展的發展歷史和事件過程,而是跳脫事象的表層,力圖準確地提煉、概括、總結出珠海航展的靈魂,寫出珠海這座特區城市的氣質。圍繞著這樣一種核心價值、核心精神而展開敘事,因此,我們看到書中所寫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每一個場景、每一個細節都是在集中彰顯和表達這種“敢為天下先”的時代精神。李鳴生將自己多年來對時代變革的思辨、對社會民生的關切、對文學與現實關系的思考都融入這本體量并不巨大的作品中。作為一個沒去過珠海這座城市的讀者,我亦被作品所傳達出的強烈珠海風格、珠海氣派、珠海精神所深深吸引和打動。

在我看來,報告文學這一文體最終比拼的是作家的思想能力,而李鳴生恰恰就是“思想力”“思辨性”都極強的作家。以個性銳利的價值判斷因應混沌未名的時代主潮,提供對歷史、對現實富于穿透力和超越性的思想智識,始終是李鳴生孜孜以求并堅定執守的寫作倫理。他之所以對珠海這座城市一見鐘情,勉力堅持帶病采訪寫作、反復修改打磨,就在于他看到了在這片熱土上孕育著一種新鮮生動、向上拔擢的發展理念、城市精神、生命價值,蘊含著豐富廣博的文學可能與厚重駁雜的思想空間,需要作家持之以恒地追問、發現并做出置身時代前沿的、富于整體性的思辨和概括。

李鳴生與珠海的“遭遇”是一種緣分,這場與珠海航展的“遭遇戰”,他打贏了。已經從大病中恢復的李鳴生,下一場“遭遇戰”會在哪里呢?我熱切期待著。

(作者:傅逸塵,系《解放軍報》文藝評論版主編)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女巨人赚钱有道 军融国际怎么赚钱 6场半全场 转转客赚钱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 吃瓜小视频赚钱 重庆时时彩 手游梦幻大唐要怎么赚钱 永恒娱乐群 17玩湖南麻将 微信捕鱼赢现金 手机上阅读什么能赚钱的软件是什么 基金 股票赚钱吗 广西快乐十分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安卓捕鱼达人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