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傳記文學作品《洪學智》:真實性文學性與思想性的統一

來源:光明日報 | 徐貴祥  2019年11月20日08:45

讀了張子影的傳記文學作品《洪學智》,倍感親切。這本書的源頭是我的家鄉。在我很小的時候,大人們就指著西南方向的山脊線跟我講,那里有紅軍,有革命的隊伍。長大了才知道,那是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繼而知道那座大山里走出了洪學智、楊國夫、陶勇、徐立清等近百名將軍,其中洪學智職務最高,經歷也最傳奇。從此在我的心靈埋下了崇尚英雄、禮贊英雄的種子。我成為一個軍旅作家,后來寫了《歷史的天空》《八月桂花遍地開》等作品,與那片英雄的土地有著密切的關系。

21世紀初,我在解放軍出版社擔任總編室主任,受命組織本社四名老編輯,協助整理《洪學智回憶錄》初稿,得以近距離接觸到洪學智將軍,多次聆聽將軍口述歷史,領略到將軍家國天下的胸懷和忠誠于黨、熱愛國家、熱愛人民的赤膽忠心,以及嚴于律己、平易近人的風范。

十年前我調入空政文藝創作室,我的同事也是同鄉張子影受命撰寫洪學智將軍的文學傳記。從采訪、調研到實地感受、座談,許多活動我都參加了,因此可以說,這本書從無到有的全過程,我都比較了解。如今,這部一百余萬字、再現洪學智將軍77年革命歷程、凝聚著作者10年心血的著作終于問世,并得到廣泛的認可,這是中國當代軍事文學的一個重要事件。

這部作品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史料翔實,真實性強。在張子影的筆下,洪學智將軍童年的苦難生活、參加革命的思想基礎、最初的戰斗與成長、成為高級將領之后縱橫捭闔、叱咤風云的風采,都是那么清晰,引人入勝。我曾經問過張子影,是不是有些虛構?她跟我講,但凡有名有姓的人物和有史料記載的事件,都是真的,是從無數次采訪中提煉、消化、凝結而成的。在寫作前,她花了兩年左右的時間,前往洪學智將軍生活戰斗過的13個省(市、區)的50多個市縣,200多個黨史辦、紀念館、革命遺址或烈士陵園,行程數十萬公里,直接采訪有關人員500余人次,形成采訪錄音近百小時。還對在京的中央檔案館、解放軍檔案館等單位進行了走訪及資料收集,進一步確保了資料的嚴謹性和完整性。

一部人物傳記,根本的價值取決于真實性原則。任何一個值得書寫的人物,一定有其與眾不同的思想境界、性格特征和行為經歷,只有在獲取大量真實信息的基礎上,才能提煉出人物的靈魂和精神本質,使其形象鮮活生動。在深挖史料、熟悉人物上,張子影下了大功夫。一百多萬字的傳記,基本上看不到大段的史料堆砌,這也是本書區別于眾多似是而非的人物傳記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部作品構思精細,文學性強。通常認為,主旋律作品往往有既定的套路,墨守成規,呆板乏味。這其實是一種誤解。從一個文學編輯和作家的經驗出發,我把這本書同一些人物傳記進行了一番比較,發現很多人物傳記之所以枯燥乏味,是因為堆砌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對于筆下的人物缺乏深刻了解,根據資料先入為主,被資料和傳說牽著鼻子走,被動下筆,一味地搞高大全,這幾乎成了當代高級將領傳記的通病。還有一些作品,幾乎就是大事記的集合,加上資料的摘錄、匯編,沒有多少文學和智慧的含量。

一般認為,文學傳記比小說好寫,因為文學傳記是“有米之炊”,而小說是純粹虛構的。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可以這么說,寫一個炒冷飯的文學傳記,比寫一部好小說容易十倍,但是要寫一部高質量的文學傳記,比寫小說要難十倍。寫傳記既不能妙筆生花,也不能筆下無花,關鍵是要看開什么花,怎么開花,恰到好處。文學傳記的任務是寫好傳記,而寫好傳記必須要有相應的文學功力,要有宏大敘事的結構駕馭能力,能夠舉重若輕、游刃有余。要有對筆下人物深刻認識的洞察能力,有自己的見解。要有把握語境、營造氛圍、運用語言的能力。讀這部作品的第一句,頓時就感到詩意撲面而來——最后一點光亮也熄了。這個句子有豐富的隱喻,暗示著未來很多事情,失望,絕望,在絕望中誕生。“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后來的情況我們已經知道了,那一代革命者在沉默中爆發,并獲得了新生。張子影是一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恪守高雅嚴肅軍事文學創作的軍旅作家。她多年一直從事空軍題材創作,涉獵詩歌、散文、話劇、小說等文體。其中《試飛英雄》出版后反響強烈。這種嚴肅的創作態度,給她帶來的回報是豐厚的。她的創作方向、審美境界、文學感覺,乃至于處理素材的技術,都達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在描寫人物行為和心理狀態的時候,能夠得心應手。比如,在寫洪學智童年苦難時,有這么一段主觀描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衣衫單薄的小學智垂頭歪在父親黃土凄凄的墳前睡著了,他懷里還抱著一個裝糧食的瓦罐,空空的罐底像一只大睜的無助的眼,空洞地望著將要黑下來的天空。”這是虛構的嗎?我不這樣認為。洪學智3歲喪母,少年喪父,除了一個瓦罐,他還有什么?只有悲傷。我猜想,一定是在將軍回憶中或者在采訪中,作者捕捉到了一句話,“懷抱空瓦罐在父親的墳前睡著了”。有了這個基本的事實,加上環境渲染和對瓦罐的擬人化描寫,蒼涼的感覺直擊讀者心靈,喚起同情和抗爭的強烈情感。

這部作品的另一個特點是思想深刻,現實性強。為什么要寫人物傳記?不是為了沽名釣譽,不是簡單的樹碑立傳。任何一部文學作品,必然攜帶理想信念和價值觀。傳記的內容多數來自人物的講述,七十多年之后還能娓娓道來的,一定是刻骨銘心的,也一定是有回憶和反思價值的。同時,傳記的作者在浩如煙海的史料中沙里淘金,也是一個龐雜的工程。這個過程也體現了作者的思想高度和審美境界。能夠進入作者視野并且精雕細刻的,同樣是具有思想和藝術雙重價值的。因此也可以說,一部優秀的文學傳記,是親歷者和創作者共同的思想和智慧的結晶。

讀這部傳記時,除了洪學智將軍身經百戰、文韜武略的經歷讓我震撼,我特別注意到了作者的一個用力處。在張子影的筆下,洪學智這個人除了“不怕死”和“點子多”,還有一個顯著的特征,就是高風亮節的大局意識。回顧洪學智將軍輝煌的一生,我發現他參加革命不是為了當官,只要有利于革命的工作他就干。不論擔任什么職務,干什么工作,都是為了把國家建設好,讓祖國強大起來,使人民富裕起來,過上好日子。

一部好的傳記,其實也是一部好的教材。什么是初心?追求革命勝利,讓普天之下的老百姓都過上好日子,就是初心。在今天這樣一個承上啟下的時代,尤其需要用真正的英雄感召社會,用英雄的人格魅力感染所有人。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p3开机号 广东十一选五 知乎上发文章能赚钱吗 雷速体育比分 捕鱼大师稳赢版 迅影网球比分 永恒娱乐群 smi如何赚钱 新浪体育国内 千炮捕鱼达人 淡水养殖什么最赚钱 足彩比分直播 七牛娱乐安卓 虎牙霸道赚钱吗 qq麻将外挂怎么用 河南快赢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