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孫春平《筷子扎根》:心緒難平的“后知青小說”

來源:文藝報 | 孟繁華  2019年11月20日08:39

知青文學是40年來文學創作的重要一脈。消歇多年后,“后知青文學”再度崛起。王小波的《黃金時代》、李洱的《鬼子進村》、韓東的《扎根》、韓少功的《日夜書》、王松的《雙驢記》《哭麥》以及池莉、畢飛宇等都創作了與前期“知青文學”截然不同的“后知青小說”。孫春平新近發表的《筷子扎根》也應該納入“后知青文學”的譜系之中。

不同的是,《筷子扎根》是一部更具歷史感的小說。小說不限于張海俊一代的知青生活,而是寫了知青一代在歷史交匯處的生活和命運。知青一代注定是折騰的一代。張海俊剛下鄉時乘車逃票,威風八面以李向陽自居。村里秋收時節派人護秋看地,他看護的是生產隊最難看護的一塊地,而秋收時他的地居然丟失糧食最少,深得生產隊佟隊長的賞識。但一個戲劇性的偶然事件改變了張海俊的命運。護秋看地時,他因為做了不該做的男女之事鑄成大錯,在鄉民的威逼利誘下,只好陰差陽錯地和鄉下姑娘袁玲結婚。這個因偶然事件鑄成的婚姻,使張海俊不可能像其他知青一樣再招工或上學。但海俊畢竟不是傳統的農民,不愿將錯就錯地過鄉村傳統生活,他先是改變了個人的物質生活,繼而改變了村里的面貌。偶然性可以改變個人一時的命運,個人命運更蘊含在國家民族的大勢之中。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的時代環境,張海俊即便有天大的本事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更不要說改變個人和家庭的物質生活條件了。就在張海俊試圖大展雄風做國際貿易時,兩個外國人因喝了他的假酒致死,張海俊于是被判刑。入獄時他向老朋友也是現在的妹夫要李嘉誠的傳記族譜,妹夫說“海俊移情別戀,由李向陽而李嘉誠”了,雖然歷史發展世事代變,這句話卻也意味深長。獄中的張海俊因出眾的經營才能,對監獄亦有所貢獻,終獲提前出獄。可出獄后的他反倒舉足無措、深陷迷茫,甚至期待重新回到曾經的磨盤灣的日子。

作為“后知青小說”的《筷子扎根》,其思想結構酷似當年史鐵生的《我的遙遠的清平灣》、王安憶的《本次列車終點》或孔捷生的《南方的岸》。這些作品是知青文學落潮時發出的黯然神傷的聲音。返城后的生活讓知青們大失所望,城市已不是離開時的樣子,他們甚至居無定所,更遑論安身立命。于是,對知青生活的懷舊情感油然而生。幾十年過去之后,當年的知青早已過了花甲之年,但是對這一代人來說,歷史已經終結但沒有成為過去,他們內心的兵荒馬亂依然如故。《筷子扎根》中,孫春平通過張海俊的人生經歷生動地講述了一代人的生活和精神歷程,也從一個側面表現了社會生活變革的風起云涌。因此,孫春平寫的是“后知青生活”,但就小說表達和書寫以及精神狀況來說,它具有的普遍性一目了然。因此,它是當下文學創作中一篇別有新聲的小說,一篇對歷史和當下都有深切體會的小說。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广东快速赚钱 黑龙江6+1 快乐赛车 ff14大地使者那个赚钱 恒发彩票游戏 在哪里可以玩德州麻将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 三楼闲置 怎么赚钱 190gg踢球者即时指数 河北20选5 手里有食品qs想赚钱 湖南快乐10分 手机玩地下城怎么赚钱 四川快乐12 优艺直播 刷球 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