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人生始終如初陽 ——行走“天地中心”之十四

來源:新民晚報 | 俞天白  2019年11月20日09:06

平生有兩次生活經歷,歲月的磨礪越多、越嚴峻,越顯示其警示價值。

都發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一次是伏暑,我乘長途汽車,從烏魯木齊出發,穿過塔克拉瑪干沙漠的西緣,到喀什,再到柯克亞油田。三天兩晚,沿途所見極端單一,左側是沙丘與戈壁,驕陽荒漠,隱隱跳動著無火之焰,只有稀疏的胡楊,和伴著它迎風舞動的一叢叢駱駝草,間或被旋風卷起一股沙塵,便無聲無息。或見公路邊驢騾的尸體,因空氣干燥,都干而不腐。右側是綿延不絕的天山,也不見一點綠,散發出火焰山才有的熱浪。一片荒涼的寂靜,勝似置身遠古的蠻荒,我就是在等待燃燒的一枝枯木。另外一次,是在山花爛漫的初夏,從哈爾濱出發,乘吉普車穿越小興安嶺的原始森林,到達黑龍江之濱的漠河北極村,住下來,等待第二天黎明觀賞北極光的奇景。那種寂靜呀,仿佛聽得到黑龍江茶褐色江水漩渦打轉的聲音,把我的身心整個兒融化了,化成了豐草綠縟而爭茂的一員,恣意吮吸著潤濕的空氣,舒展肢體,不負美景良辰……

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靜寂。三十余年來,往往不請自來,發出這樣的叩問:為什么如此迥異?靜寂,這一源于天籟的空間感受,本來就千差萬別,安靜,平靜,寧靜,幽靜,嫻靜,清靜,冷靜,寂靜,文靜,肅靜……卻少見如此大的反差。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靜,可說是超越霜刀雪劍,在施行無情殺戮,絕對是“常以肅殺而為心”的枯寂之靜!而漠河之旅,迎風低語的林木,散發著清香的花草,處處打著旋轉,以舞步的姿態奔流的江水,鳥獸爭鳴的群山,仿佛通過溫潤的空氣,都伴隨著我,在期待北極光的出現。這一種“鳥鳴山更幽”的清幽的寧靜,為協力同心所營造,注滿了絢麗、神奇的期待,稱之為展示生命力、呼喚生命匯聚的序曲而無愧!置身其間,嬰兒會香甜地深眠,在習慣性的吮吸動作中茁壯成長;青壯年會倍覺生命之珍貴,奮發向前;而生平曾經的種種美好,也會悄然潛回血液,使龍鐘老人反芻青春,重啟生機……

寧靜,安靜,平靜,這種常用“天籟”來贊美的心界空靈之境,原來根植于平衡,或者說其本質就是平衡,生命,就是在這種蕩滌物界的喧囂中演化的。正如中醫藥對人類機體的理解:生命是一個自然體,健康源于陰陽、五行運行的平衡,借助這一平衡,使機體日臻完美。為此,將治病療疾稱為辨證施治。《紅樓夢》寫到治療薛寶釵“熱毒”的“冷香丸”,就是采集四時花卉、雨露與陽光制成,以協調的天時之功,平衡她的機體。

原來,三十余年來,總是攜手重現的這兩次經歷,竟是上蒼在警示:世界要發展,機體要借“天”而“化”育,享受生命的歡樂,展示人生的價值,就是各種因素的平衡,其可供衡量的重要尺度之一,就是這一份心界的靜謐。

的確,世界繽紛萬象,生命榮枯更迭,始終都是在尋求機體的平衡。我們在父母、兄弟、姐妹、妻兒之間尋求,也在親友、鄰居、同事、上下級之間尋求。這種尋求,是心界的,也是物界的;是人格的,也是倫理的;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同時,也在人類與大自然之間尋求。今天平衡了,明天又失衡了;此地平衡了,彼處卻失衡了,平衡,失衡,再做新的平衡……我們學習、工作、創造,都是為了掌握這一循環不息的平衡的規律、技能與技巧,或長驅挺進,或迂回妥協,有成功的歡樂,也有失敗的煩惱與苦痛。為了將被動化為主動,我們不斷總結經驗,關鍵,總離不開對生命如何尊重,對大自然如何敬畏。塔克拉瑪干和北極村給我這兩種“靜寂”的強烈對比,揭示出了平衡的正道。

這一正道告誡我們,尋求這一寧靜、安靜與平靜,主體永遠是“我”。不論在自然生態之間,還是在社會各種群體的連環扣中,首先是我們內心的平衡。都知道,衣食住行,晝夜交替,春秋更迭,創家立業,要平衡物界而獲得寧靜、安靜、平靜,就是“我”如何主宰種種欲求,做物質的主人,使精神在平衡中升華,如此,當挫折一出現,想到塔克拉瑪干那一望無垠的、教人遙想遠古蠻荒沙漠,就會發現,生命是如此的短暫與可貴,就會發現,我,不過是一棵草,應該像期待絢麗的北極光那樣,在柔風,明月,鳥鳴,水韻……以寧靜為主旋律的協奏曲中,努力將一次次平衡,作為享受生命自由與歡樂的一個過程,人生始終如初陽,山川草木,才能因我而燦爛。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2018年干什么吃的赚钱 手机ag捕鱼王骗局 恶搞公众号靠什么赚钱 35选7 王者荣耀英雄大全 会读书不一定赚钱 足球指数北京单场 金果农场游戏能赚钱吗 电脑游戏2018最赚钱 浙江快乐12 人首先要学会赚钱 有什么能提现快的赚钱 足彩即时赔率哪个网站好 在家养一只母泰迪一年能赚钱吗 熊猫麻将代理充值平台 英雄杀吕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