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小厚:作詞和寫作都離不開真誠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傅佳禮 謝宛霏  2019年11月20日08:46

張小厚,80后,青年歌手、作家。作者供圖

從大學里學建筑的“工科男”,到組成“好妹妹”樂隊闖入歌壇,再到出版第一本記錄了成長痕跡的隨筆集《然后》,玩轉多種身份的張小厚是個典型的“斜杠青年”。日前,張小厚接受了《中國青年作家報》記者的專訪,講述了他在不同領域里創作的心得。

真誠是任何創作的基礎

回憶起當初寫作《然后》的過程,張小厚覺得和他做第一張唱片時很類似。“就和做第一張專輯時每一小節、每一秒、每個音符我都非常在意一樣,這本書中的每一個字、每一段、每一篇,我都經過細細斟酌,反復修改。哪怕它們只是一些平常的語句,我都相信它能被讀者感知到。”

“寫書是一項非常嚴肅的事。我對自己也曾有過懷疑,就像當初做音樂一樣,也沒有把握,但勇敢地做了第一首,后來越來越多的經驗告訴我,其實你可以用這樣一種方式表達。寫書,就像是又一次的挑戰。”張小厚認為,自己寫不出什么特別引人深思的哲理,只希望用足夠的誠懇表達自己,“我是赤裸裸地把自己展現給大家”。

“真誠是任何創作的基礎。”張小厚坦言,書中有幾篇隨筆,是他七八年前對當時生活的記錄,再讀時只覺青澀難免。但當記憶閃回,張小厚意識到那種如今看來平淡無奇的小事,當時卻感慨萬分的心境是最難能可貴的,其背后是一份時間帶不回的、少年獨有的真誠。正是這份珍貴,讓他最終決定將其收錄進書中。

除了隨筆以外,張小厚還另外選取了一些信件,有寫給并肩前行多年的親密戰友秦昊的,有寫給失去的、或許從未擁有過的愛人的,還有寫給無盡夏天的……這部分內容在書中被印成了淡淡的綠色,構成了一方小小的溫情天地,就像一個窗口,讓讀者得以窺見張小厚柔軟又赤誠的一面。

寫信,是張小厚眼中一種極具力量的表達方式。好妹妹樂隊的第六張專輯《實名制》,也正是基于這樣的想法創作而成。“專輯內頁中,包含了10封我們親手書寫的信件。因為人與人的交流時常帶著面具,我們希望能分享一些更為真摯的交流過程。”張小厚認為,書信相較于其他文體而言更有儀式感,當寫信人攤開紙、拿起筆,將自己浸入單獨的空間,這份儀式感讓他的感受完全拋開了濾鏡。在這種狀態下,文字會真實記錄細微情緒,讀者亦可準確捕捉背后蘊意。

那么如何在創作時做到真誠?在張小厚看來,不論是寫詞抑或寫作,“別太用力”都是他的第一信條。張小厚希望可以用樸實的文字,真實地描述過去自己的經歷,如果能讓讀者產生一些共情,讀罷發出一句“誒,寫的很真實”的感慨,就是對他寫作這本書最大的肯定。

雖然出版了第一本書,但張小厚并不認為自己多了一個“作家”的身份,“我只是一個真誠的文字記錄者,一個嘗試著用文字寫下生活感悟的人。”

靈感是慣性寫作激起的浪花

“如果此刻眼前有一片葉子凋落,你會被勾起怎樣的思緒?是對落葉飄零的悲傷,對時間流逝的感慨,還是其他更特別的想法?”關于創作中靈感的來源,張小厚曾經同好友鐘立風產生過這樣的探討。討論的最后,他們得出了一個完全一致的結論:只有善于以不同的角度觀察生活中點滴細節的人,才能從微小的瞬間引發思考,獲得作品的靈感。

張小厚認為,靈感就像日常的點滴積累匯聚在一起后偶然激起的浪花,靈感絕不可能主動“走”進創作者的腦袋。倘若沒有積累,一片葉子的凋落無法在我們心中蕩漾開任何情緒,甚至都無法讓我們的腳步產生片刻短暫的停留。

“ 這也突顯出了保持寫作習慣的重要性。”在張小厚看來,將寫作固定成了一種慣性的人,往往擁有極其敏銳的洞察力。唯有如此,一個他人眼中平常的場景,才會被他的感覺不斷放大,成為一篇足夠打動人的作品,呈現給那些每天在經歷,卻未曾注意到的讀者,讓他們在一瞬間激起情感共鳴。

“創作的靈感就好比一份珍貴的禮物。我有一句歌詞‘若大霧散去,有青山一片;等四處相見,在下個明天’,它的靈感,其實就來源于我在重慶仙女山上看到太陽初升的畫面以后,隨手記下的感想。”張小厚在有所感悟時,總習慣打開手機備忘錄,寫下當時的感受。

在創作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瓶頸期,這個時候張小厚喜歡放空一下,找幾本書讀一讀,尋找狀態。“這個方法其實是自由極光教給我的,我發現很適用,從閱讀中可以找到語言的表述方式、語感、節奏。”張小厚說,在寫《然后》寫不下去的時候,自由極光特意送了幾本三毛的書,讓他品一品“為什么三毛能將那些瑣碎的小事講述得無比生動,看完確實感觸很大”。

張小厚表示,這種方法讓他受到啟發,轉而去更多地涉獵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觸摸不同文體的質感,其中李娟的《我的阿勒泰》和班宇的《冬泳》中的描述也對他的幫助很大。“再回到創作中,我就重新找回了目標和方向。”張小厚如是說。

對張小厚而言,堅持積累、得到靈感、做出嘗試、誕生作品的創作過程,同樣也是他不斷對照和反思自己的過程。“我從未想過要在銷量上成為一個多么成功的作家,比這些外在更重要的是,我通過這個過程達到了一種自我的認可,發現了自己全新的一面,讓我更加清晰自己的長處和短板分別在哪,并且下功夫去發揚和彌補。”他說,這就好比萃取,我在其中完成了一次對自我認知的升華。

張小厚鼓勵年輕人去創作,希望年輕人廣泛涉獵,形成一份與個人風格完全契合的私人書單,讓書中的養分對我們的寫作提供針對性的幫助;同時不妨從寫日記開始,注重養成寫作的習慣。

從尋找共鳴到剖析自己

經歷過跨界的嘗試以后再談音樂和文字,張小厚認為它們之間存在很多相似之處。音樂和文字都蘊含著雋永的力量,就像一臺時光機器,無論你隔多少年以后回頭看,它們都能在一瞬間讓你空降到特定的時刻,而無需任何過渡。“這也是為什么這兩種表達形式都極具魅力的原因。”

張小厚也直言,雖然兩者看起來好像都是生活的分享方式,但唯有體驗過后,方可深刻體會到其間存在著的巨大差別。“寫歌時我寫的是自己,而聽歌的人聽的也是自己,我和聽者在不斷尋找情感共鳴的過程中建立起一絲一縷的聯系,這種關系在某種程度上是隱約而抽象的。”

而寫在紙上的文字卻大有不同。“尤其對于隨筆而言,每一個文字都是對自我的剖析,我是誰,從哪來,有著怎樣的品性……所有藏在皮囊背后的細節都會被一一具體地刻畫出來,最后被讀者直觀地接收和體會。”

張小厚認為,兩者具有截然不同的力量,音樂是自由的,因為一首歌僅僅只有躺在硬盤里時才屬于作者,一旦發表,它就屬于每一個聽到的人;但文字卻顯得沉重幾分,因為寫作是直白的、赤裸的,它毫無保留地將作者的內心世界如數暴露在陽光下。

察覺到這樣的差異后,張小厚在寫作時會有意識地尋找更合適的表達方式。“如果說在音樂上我注重多為聽眾留出一些想象空間,讓他們足夠從中找尋自己。那么在寫作時,我就會要求自己對文字的把握更加精準和直接,來呈現出我所期望傳達的內容。”

至于為什么將寫成的這本隨筆集取名為《然后》,張小厚談到這也與他“剖析自己”的初心有關。“除了想要借此契機將赤誠之心傳遞給他人以外,我也希望通過這一個完整的剖析,與更多相同磁場的、溫暖的人相遇。”正如我們在表達的過程中常常會不經意地用“然后”連接前后語句,《然后》就像一個緩沖、像片刻的短暫思考,讓他積攢足夠的勇氣,對未來做出試探。

從尋找共鳴到剖析自己,其實張小厚對于自我與外界的關系還存在著許多想象。就像曾經去肯尼亞觀察動物遷徙,去墨西哥探尋蝴蝶谷一般,張小厚期望往后的自己能依然持續地去感受、記錄,探索世界的邊界,由此產生更多筆下的靈感。

張小厚表示,出于這份對自然的由衷熱愛,以及他所觀察到的人們對自然體驗的缺失,也許在下一次,他就將會嘗試扮演號召者和呼吁者的角色,談談他瀏覽各地植物園的見聞和感悟,創作一本“中國植物園攻略”,讓讀者的目光能夠更多地落在城市里那些極少被注意到的美好中,轉而更加深刻地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

--------------------

圓桌談

@好妹妹組合成員秦昊:其實,寫書不一定非要為了完成什么偉大目標,可能只是記錄自己行走在世間的所見所感。這些所見所感也許會不經意地感染到你,讓你也在某一個春暖花開的時刻,放下手中的忙碌。

@作家劉同:從一個人到遇見一個人,到兩個人一起對抗世界。我喜歡他凡事都記得清楚的記錄,細細碎碎,對生活是一種極大的尊重。

@田辰明:小厚是個特別感性細膩的人,作為歌手卻一直懷著真誠的感受力去觸摸外在世界,而不只是活在自己的嗓音和人間贊美里,這一點,格外動人。

@藝人大左:然后,開啟新的可能,迎來新的綻放。讀《然后》,活在當下,眺望未來。

@微博網友余傾:蔥蔥郁郁的綠植,觀望世間,汲取最溫暖的部分安放、封存,再回饋以柔和與關切。這份回應好像無色無味難以察覺,卻會滲入為依賴。

@微博網友無花山茶:感謝平凡又普通的你,帶給無數個平凡又普通的我們,一股強大的平凡又普通的力量。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坦克世界t49轻 赚钱吗 剑三95 采集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69老区怎么赚钱攻略 中国体育比分网 1千炮捕鱼 公路铁路赚钱么 新娱家福建麻将 游戏app挂机赚钱 聚财网真的能赚钱吗 球探网足球比分007 微信群里投注彩票赚钱是真的 私家车加入什么可以赚钱 福建游麻将app 30选5 医疗众筹平台怎么赚钱 战争雷霆空战不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