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郭澄清三次退住房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郭洪志  2019年11月19日18:34

八十年代,我從青島醫學院醫療系畢業,分配到山東醫學院附屬醫院(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做醫生。畢業三年多了,我與愛人領了結婚證,真是歡天喜地,萬分心切,盼有了房子結婚。

那個年代,大學大醫院職工多,青年人結婚根本沒有房子,青年人結婚要房住難如登天。很多青年人結了婚,仍然是各住各的集體宿舍。我住在齊魯醫院太平間樓上二層,6個人同室的一個集體宿舍,我愛人也是6個人的集體宿舍。

突然有一天,天降大喜事。山東省文聯辦公室主任王登太叔叔,來到醫院找到我說:洪志呀,前幾天受山東省文聯黨組和王眾音主席委派,到寧津縣郭杲村看望了您父親郭澄清同志,別提了,老郭同志重病在身,怎么還住在農村那樣一個破土屋子里,回來后我向山東省文聯黨組和王眾音同志詳細匯報了老郭同志的情況,趕的也巧,咱省文聯在火車站南邊的徑七瑋二路上的作家公寓正在分配,王眾音主席建議,黨組研究分給您父親老郭一層西門一套三屋一廳,還有個小院子,您父親重度偏癱,一樓很方便還有小院子,您來我們省文聯拿門鎖吧。這是多么天大的好事呀!福從天而降。立即請假,騎上自行車,如魚得水,來到山東省文聯,簽上字拿了門鎖。當晚因高興,我與愛人找了個小酒館,很很心,花了5元多錢,喝了點酒。夫妻二人都認為,這么好的事,太應該感恩父親大人了,咱這個周末,多花點錢,買上好吃的,回老家寧津縣郭杲村,看望病重的爸爸吧。

周末,做上長途汽車,下車后找同學借了自行車,一路順風,心順氣順,來到老家,見到爸爸媽媽,歡天喜地。氣還沒有喘平,就匯報了分到住房的大喜。我們的媽媽高興萬分,終于進省城濟南了。可是,我的父親郭澄清,一句話也沒話,看去一臉的認真嚴慎。父親郭澄清叉開話題,問工作怎么樣呀?做醫生那是人命關天,開藥下方子,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們這個大醫院,人山人海看病排隊,病人很難呀!兒呀,你總結總結,看好了多少病人?也會有看不好的,為什么看不好呢?我慢不經心的做了一些回答。

回到老家的第二天,早飯后,父親把我叫到身邊,母親把我愛人叫到爺爺的房里說話去了。父親郭澄清先生非常認真,更是一句一句命令的口氣說到:你爸爸我不想去濟南,1947我參加解放濟南的戰役,接受濟南后,我留在省教育廳丁方明手下坐辦公室,二年后堅決要求回基層工作,才來到咱寧津縣高小做校長,寧津縣一中教導主任,如果我不是在基層農村工作,是不會寫出這一百多篇短篇小說和《大刀記》《龍潭記》的,是根本不可能成為作家,我雖然病了,但才5O多歲,還有很多創作計劃。所以,濟南的住房爸爸決定不要。我的單子省文聯這是蓋的第一個作家公寓,我不去就不能要了,你們不能住,我們單位很多人也沒有房子住,你回濟南退房吧。這不是商量,我的房子是國家讓我住的,你們沒有權力住,你們也不應該享受這個待禺。爸爸希望你做一個好醫生,成為山東醫學院的教授,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有房子住。這真是清天響雷,目登口呆。我們家家規家教十分嚴格,我上班工作一月2O多元,每月上交爺爺十元,年年月月,整整5個年頭,直到上了大學。我深知父親的這個決定,是考慮了一個晚上和今早上的最終結果。當時,我在床上坐著,然后我躺下來,一句話也不說,屋子很靜,誰也不說話。大約過了半小時左右,父親又說:如果你回濟南后不給我退房,今后就別回來看我了,要是那樣的話,爸爸認為你不是一個男子漢,一個男人應該有志氣,自己走出一片天地,更不用說住房了。回濟南后,你愛人的工作你自已做,在家里別給我鬧起來,自己想法去吧,道理還用爸爸再講嗎。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了爸爸那間創作了《大刀記》三卷120萬字的草堂屋,來到村外。在村外的莊稼地里,我圍著走了又走,悔恨自己不應該回來,為什么就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呢。想了很多很多,但仍然沒有理解父親為什么會這樣。

回濟南后,我與我愛人的共同煩惱,不再贅述。但整整有二年吧,我們沒有回老家看望父母。最終經過我們夫妻二人自己努力,上下求人,醫院領導看在雙職工,夫妻二人都是醫院的醫生份上,在齊魯醫院要到了一間結婚的住房。

我工作的單位山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職工宿舍非常緊缺,我們的小家就在一間平房里,一住就將近8個年頭,在這8年里,我總不由自主得時常想起家父命令退去的三室二廳住房,心里更是時時念念不忘父親郭澄清先生的話語。兒呀,你是個男子漢,應該自己走出自己的天地,不應該住我的房子。在我居住的一間小平房里,似乎有一種氣場,逼我站起來,逼我走出去,逼我工作中思考,逼我讀書中思考,不知不覺沒有了安閑自在,多了思考有了壓力。臨床工作中問題在思考中慢慢產生了想法,逐步構思成了臨床研究課題。不知不覺,核心期刊發表的論文和研究成果及評獎迎而來,較早和順利的評為副教授和教授。當我50而知天命之際,再回想父親郭澄清先生的退房,是在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時,父親郭澄清先生給我指明了正確的人生之路,那就是自己的路自己走才能走成功。假如我結婚時住上父親的三室兩廳,安閑自在,生活沒有壓力,還會感到高人一等,我是《大刀記》作者名作家郭澄清后代嗎。在那種心態下,我可能一輩子也成不了名符其實的教授了。

近些年來,我閱讀學習郭澄清先生的作品,并著手整理家父郭澄清先生的手稿,深刻感受到作家深入生活的重大意義,一部優秀的作品鮮活的人物在那里呢?生動的語言在那里呢?合理并曲折的故事在那里呢?人性的丑與美在那里呢?就在我們生活工作的身邊。

這時我才真正理解了父親郭澄清先生的第一次退住房。那是1971年左右,父親郭澄清先生尊命參加了《奇龔白虎團》劇中改編工作,因為領導滿意,被提升重用,任命為山東省文藝領導小組副組長(組長是老省文聯黨組書記燕寓明,副組長是包干夫,魯特,郭澄清),郭澄清先生還兼任山東省文化廳黨組成員,山東省創作辦公室主任。山東省委在省委一宿舍分配給郭澄清先生一個小二層樓的整個二層四室,周圍環境安靜樹陰成林,太好了。可是,父親郭澄清先生堅決退了這個小樓住房,拿上戶口本,回到了老家寧津縣時集鎮郭杲村,住進土屋,煤油燈下,蚊蟲叮叮咬,寫他的《大刀記》,一寫就是整整5個年頭。為此,我的母親人民教師劉寶蓮,一千個不理解,我們弟兄四個,大都不到成年人,還有工作,完全可轉來濟南進省城。40年后的今天,當我在明亮的書房讀《大刀記》時,《大刀記》里鮮活的農民語言,個性特質的鮮活農民人物,不都仍在我的家鄉寧津縣農村走動著,歡笑著。假如40年前,郭澄清先生不退去山東省委第一宿舍住房,坐在小樓上,天天看到周圍的一切景象,寫出的《大刀記》會是怎么樣的生活氣息?40年后的今天,兒子我才真正認識了父親。也就是說,幾十年中,我只認識父親郭澄清先生的外形特貌,并不認識郭澄清先生這個人的內質。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彩38彩票苹果 分分彩 哪个赚钱软件汇率高 南昌麻将手机下载单机 手机微信赚钱可信吗 长途贩运海鲜赚钱吗 百家欧赔球探即时指数 首都赚钱 河南网络麻将游戏下载 新疆25选7 516金蟾捕鱼下载官方 叫app的赚钱软件 nba比分捷报网 幸运农场 丁磊靠什么赚钱 程序员做点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