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歐陽友權:我寫《當代中國網絡文學批評史》

來源:《當代中國網絡文學批評史》 |   2019年11月19日08:52

中國社科院張江先生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中國文學批評史”,其中有一個子課題為“當代中國網絡文學批評史”,希望我能承擔這一研究任務。

當時,我主持的一個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剛剛結項,卸下一個重擔,本該有一段學術休憩“喘息期”,但手頭另有主持的教育部項目、省級課題和基地委托項目都還在進行中,心中并不輕松。更為重要的是,這個論題可不是一個輕松的話題——網絡文學、網絡文學批評、網絡文學批評史,這一串關鍵詞所涉及的全都是文學新現象、新命題,做起來難度很大,心中沒底,感到自己可能難以擔此大任,當時沒敢輕易應允。后來幾經溝通,我還是戰戰兢兢接受了這一富于挑戰性的課題。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實際寫作中碰到的困難仍然超出我的預料。原因很簡單:網絡文學是不是“文學”尚且存在爭議,網絡文學批評能否成為“批評”更是見仁見智,此時去為一個誕生不足20年的文學現象寫出一部“批評史”,不僅會有“超前置喙”之嫌,還會給自己設下“凌空蹈虛”的理論陷阱,即如本書結語所提出的:當網絡文學還只是“小荷初露”時便試圖撰寫它的批評史,該如何處理歷史距離與學術積累造成的資源掣肘?怎樣規避多元創作下“批評定制”的述史風險?何以面對元典傳承與觀念新變形成的批評語境選擇?

應該說,一年多來的努力都是在試圖回答這些問題,可能答案不盡理想,但于我而言,為之付出的辛勞卻是真真切切的。網絡文學的初創性、不確定性與可成長性,使它的批評歷史呈現短暫,成果積累有限,評價標準和批評觀念構建也只能算是跬步之功,因而,這部網絡文學批評史的識見不深、學理不周乃至錯訛疏漏之處定然不少,期待讀者不吝指罅,如果能為翻閱它的讀者和后續的網絡文學研究者提供一點史實抑或史識的價值,對我就算是卑微者的財富、求索者的補償而得以于心寬慰了。

涉足網絡文學研究多年,又一部書稿脫手,可心中的忐忑卻是多于喜悅。我想,除了對學術的敬畏和持論的自省外,是否也隱含著自己對這一領域還有更多的期待呢?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扫码赚钱平台app 红警2秘籍 发明编程语言赚钱 篮球即时比分90 王者捕鱼怎样才能赢钱 美人捕鱼 杀夜叉赚钱吗 竞彩足球比分 哈灵杭州麻将公众号 捷豹彩票苹果 做手游如何赚钱之道 甘肃十一选五 现在农村发展什么赚钱 微信百事通很赚钱吗 哔哩哔哩 主播怎么赚钱 500万彩票网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