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星憶路遙生前囑托兼述文壇往事

來源:文匯報 | 魏鋒  2019年11月18日08:26

原標題:“人生”的重托——李星憶路遙生前囑托兼述文壇往事

《路遙小說選》簽名本

李星先生接受本文作者采訪

1978年,是路遙的大喜之年——那年1月25日,他與林達結婚。也在這一年,李星正式調入陜西省作協。從此,兩人共事14年。

“路遙不斷以超乎常人的勇氣,一步一步地建構自己非凡的人格形象。盡管生命短暫、急促,但他成功了。”憶及往事,李星慨嘆。

1978年,路遙完成中篇小說《驚心動魄的一幕》,遭多家雜志社退稿后,最終發表于《當代》1980年第三期。這篇小說后來獲得第一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路遙由此成為全國知名作家。

李星“深信路遙已經在創作上邁出了堅定的步伐,也堅信他以后必將以更加堅定的步伐走出自己的新的路”,在第一時間發表了《艱苦的探索之路》(1981年6月23日《文藝報》)。這是當時最早介紹路遙及其著作的文章。

1982年,路遙的小說《人生》在《收獲》第三期發表,李星撰文《深沉宏大的藝術世界》,深層次、多角度闡釋路遙小說的魅力。

1988年12月,路遙的長篇小說《平凡的世界》第一卷甫問世,李星就接連撰寫了上萬字的評論文章《無法回避的選擇》《在現實主義的道路上——路遙論》,論述路遙的人生道路和文學的現實主義道路的必然性。

李星說,有很長一段時間,讀者認為高加林是“于連式”人物,但在路遙眼里,這是一個令人感動的奮進者。李星透露,《人生》問世后,與高加林有著類似命運的莫言讀后深受觸動,寫了一封3000多字的信,與路遙探討高加林的命運。

“作為同事,我見證了《人生》寫作、發表前后,路遙在中短篇小說領域的努力和不被承認的失敗感,更見證了《平凡的世界》在當時中國文壇及文學界,特別是批評界所遭遇的普遍的失望和冷淡……”平息了一會兒情緒,李星繼續說:“路遙是執拗的,可以說,當時他幾乎是與整個文學界在抗衡,他要貫徹文學的現實主義。”

路遙很尊敬也很信服李星對自己作品的評論。1991年3月10日,《平凡的世界》獲第三屆茅盾文學獎。10月18日,路遙專門為李星撰寫了《懂得生活的評論家》,文中說:“他的文藝批評之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使被批評者和讀者信服,正在于此:這個人無論對重大問題還是對一般的藝術觀點,都力求認真鉆研以至透徹理解,而不是那種號稱博覽群書其實常常一知半解,最終只能用模糊語言寫評論的評論家。”

1992年7月中旬,路遙找到李星,說中國文學社要出版《人生》英文版,請李星寫序。

8月6日,李星在作協院子里鍛煉身體,不經意間瞧見路遙手提簡單的行李行色匆匆,忙問他去哪里。“回去,回陜北去。”路遙放緩腳步答了一句,又急匆匆地走了。

一星期后,李星卻聽聞路遙在延安病了的消息。當時也沒多想,便托王觀勝帶去書信,勸路遙多休息,最好回西安治療。

9月上旬,得知路遙病情加重轉院至西京醫院,李星匆忙趕去,滿以為能看到一個在病房散步的路遙,可眼前的路遙讓他驚呆了:臉頰消瘦黝黑,昔日粗壯的胳膊很細……

路遙很樂觀,熱情招呼李星和一起來的同事坐在他身邊,講述起在延安發病的情況、省委領導的關心、醫院對治療的重視,聲音不高,但自信有力,他相信自己會好起來。

李星忍不住問,這么重的病為何還要回陜北。

路遙答:“回陜北,我是準備死在那里。一旦確定癌癥,我就躺在陜北的山溝里,用白布把自己一蓋,坦然地去死。”

李星忙把話題扯開:“《人生》(英文版)序寫好后,你就不用看了吧。”

路遙堅持要看:“讓他們捎來,我看看。”

9月底,李星完成《人生》序言《在鄉村和城市之間》,正猶豫是否給路遙看。在醫院看護路遙的詩人遠村傳話說,路遙精神大有好轉,特別希望和朋友們聊聊。

李星趕到醫院。為了分散病人的痛苦,李星坐在床邊聊起時事與各種社會新聞,路遙的眼睛睜開了——他一直很關心國內外大事,而且常以聰明睿智的分析使人對時事有全新的認識……

過了一會,護士來病房換上血漿。

路遙對遠村說:“得吃一點東西了。”“吃啥?”“還吃稀飯。”

路遙就像饑餓的孩子,吃得不香,但很投入和專注。

一旁的李星實在忍不住,伸手想喂。

路遙頭一抬,堅定地說:“不用,我行哩。”

“罷了,我再看。”路遙讓李星把稿子放下。

“李星,你也要保重!”告辭時,李星快到門口時,聽到路遙大聲的叮囑。他沒想到,這是路遙對朋友最后的叮囑。

“路遙已逝,但精神仍在。柳青是路遙的文學教父,路遙繼承了柳青的現實主義文學道路,展示了社會的、人的歷史的現實主義,他與后來另兩位陜西文學的代表作家陳忠實、賈平凹的創作有著很大區別。”李星說,一直沒能等到路遙對序言的意見。李星和遠村交換意見后,11月16日,對序言進行了修改,還未寄出,傳來路遙辭世的噩耗。

在《在鄉村和城市之間——〈人生〉英文版序》結尾,李星附記:“為《人生》英文版寫序的事是今年7月由路遙先生本人轉告我的,當時他雖感腹部不適,但外人看來仍屬健康。到10月下旬此序草成時,路遙已因肝硬化合并腹水輾轉病榻近三月。到此文于前日改定,正準備寄出時,卻聽到了他于17日病逝的噩耗。他才43歲啊,可惡的病魔!于是此文就有了悼念英才早逝的意義。”

李星補充說,《人生》是中國外文出版社要對外出版,并非英文版或法文版。

為了紀念路遙,1993年6月,李星與曉雷編著《星的殞落》出版;1997年12月,李星與王西平、李國平編著《路遙評傳》出版……“可惡的病魔!路遙還不到43歲啊!這篇序言成了我和路遙之間友誼的最后記錄。”李星洪亮的聲音不再鏗鏘有力。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赚钱最轻松的工作有哪些 富贵彩票安卓 球探比分即比分 派派赚钱安排么 8波足球比分网 宝宝纯手工棉衣店赚钱吗 幸运飞艇 免费玩北京麻将 盛达彩票网址 日本足球靠什么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 淘宝网游赚钱 4场进球 幻想三国练书能赚钱吗 七星彩 第19章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