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先秦經典的海洋里

來源:光明日報 | 許輝  2019年10月29日09:10

先秦經典里有許多話或內容,都出自新鮮的生活,或出自對生活的深切體悟,如果沒有對生活的細致觀察或有心揣摩,就很難準確地表述出來。自然,我們讀到這些文字的時候,也得用心揣摩才好。

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老子·八十一章》里描述一種理想的社會狀態說,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意思是說人們滿足于自己生活中的一切,雖然望得見毗鄰的國家,雞鳴狗叫都聽得見,老百姓到老死,卻都不相往來。歷來對民至老死不相往來這一句的釋義,都是老百姓到死都不相往來。這樣解釋當然是有理由的,因為那個理想的社會人人滿足而自足,完全可以不必來往。但又總覺得這樣解釋有些生硬,有些沒說清楚老子的意思,在那個社會里,人們就沒有人情來往和感情交流嗎?雖然這樣想有苛求的嫌疑,但不這樣想,又總覺得與現實脫節。于是我就常念叨著這句話,時時琢磨這句話里的蘊含。幾年后再細讀一遍《莊子》和《論語》,感覺對這句話的理解有新進展。如果把民至老死不相往來這句話,一方面理解為戰亂不起、社會安寧;另一方面理解為大家都安泰自在,不會為身外俗事特意走動,不會借往來以增進感情、并相互關照和利用,或許更貼近這句話的原貌。

《莊子》里的哭喪

《莊子·大宗師》里有一句哭喪的話叫,嗟來桑戶乎!嗟來是感嘆詞,表示感慨,桑戶是人名,這句話就可以釋為,哎喲喲桑戶呀!但我覺得嗟來又或有招魂義,這句話或又能釋為,桑戶回來吧!

這或是當時的哭喪詞。就象兩千多年后,淮北地區,如果有人過世了,家里的女人都會坐在板凳上,甚至坐在地上,一邊痛哭流涕,一邊用手拍著大腿,或用手拍著泥地,一邊哭喪:小三子,你回來吧,你不能走呀,你咋走了呀,你咋狠心丟下俺娘幾個走了呀,你回來吧!現在想想,這是儒家的哭法,因為儒家的思維才是按步就班的,不愿意一個活生生的大活人,就這樣再也見不到他的音容笑貌了,這符合現當代社會的常理俗規。但如果是道家的哭喪,象這里孟子反和子琴張對子桑戶的哭喪,就不應該有讓子桑戶回來的意思,就不會邊哭邊說,回來吧子桑戶!因為道家會認為,一個人來了,那是順天,走了,那是應時,順天應時,都是自然而然、順理成章的事情,沒必要和上天扭著干。

兩千多年后黃淮地區的哭喪,家里的女人哭喪,一定是儒家的,希望逝去的人能回來;而來吊喪的人,卻是道家的,因為他們會勸逝者的家屬,人走了回不來,想開點,一定要想開點,人死了不能復生,你要保重身體!人走了回不來,也是順天應時的意思,這就是道家的思維了。

家里死了人,不哭,不合常理,僅僅流些眼淚,也沒有儀式感,現在還有專門租人哭喪的呢。

用竹竿粘知了

《莊子·達生》寫到有人用竹竿粘知了,這種事我們小時候都干過。先找一個樹枝,樹枝的頂端要有個樹叉子,樹叉子自然是三角形的,這樣就方便弄一個平面的粘網。粘網就是在樹叉子上固定住一個硬紙殼子,在硬紙殼子上放一些黏液,黏液有時候用糖稀來做,糖稀是用紅芋熬出來的糖,很甜,可以做各種糕點,但也很黏,有時候黏在手上,好不容易才能洗掉。家里條件不好的孩子,沒有糖稀,就在灌木叢里找蜘蛛網,把人家蜘蛛好不容易才織成的網都卷裹在自己的樹杈子上,弄成一個粘網。拿這樣一個粘網就可以去粘知了了。

知了在淮北地區宿州一帶又叫蝶拉猴,孩子們舉著五花八門的粘網,到小樹林里去粘蝶拉猴,粘到了就放在隨身帶的一個布袋子里。天接近中午慢慢熱了,孩子們粘蝶拉猴也粘累了,就聚在樹林里的空地上,坐在地上,找幾個生礓蛋子(砂礓)玩抓蛋子游戲,誰抓住不掉在地上就是誰的,贏家還象寶貝似的把贏來的生礓蛋子裝在褲子口袋里帶回家去,以便下次再玩,其實那些生礓蛋子在野外河灘上到處都是,但孩子只認贏來的,認為贏來的好。粘回來的蝶拉猴則是雞的美食,孩子提著布袋一回到家,雞就都圍上來了。孩子們提著口袋底,把袋子里的蝶拉猴兜底一倒,蝶拉猴們吱吱叫著,有的掉在地上,被雞們撲上去啄住,又三啄兩啄便下肚了;有的吱一聲飛了,雞比蝶拉猴更敏捷,跳起來從空中就把蝶拉猴啄住了。那真是一場盛宴,也是傍晚小城小院里最熱鬧的場景。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 支付宝会赚钱的手机卡 捕鱼来了炮台 修真诀手游怎样赚钱 陕西麻将下载安装 幸运赛车 dnf90级后赚钱 有没有哈尔滨52麻将群 jbd财神捕鱼网址 色流引流赚钱 手机麻将下载 极速快乐十分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 赚新闻赚钱违法吗 河北麻将微信群 内蒙古十一选五 网页街机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