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科幻熱潮下 產業呼喚專業人才

來源:中國文化報 | 劉妮麗  2019年06月23日09:08

5月30日,北京師范大學2015級博士姜振宇和2016級博士肖漢通過論文答辯,成為中國第一批科幻文學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在他們的博士生導師、科幻作家吳巖看來,面對國內科幻產業發展,國家仍需要培養大量的專業人才。中國科幻需要足夠的產業基礎,才能讓科幻產業開啟全新的未來。

理論建設凸顯科幻之中國性

中國科幻文學的理論建設起初由科幻批評家發起。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科幻小說創作中,部分作家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形成對于科幻的初步看法,但未形成系統理論。

“我們做理論研究,目的是要糾正一些概念混淆的現象,比如,把科幻當成一種跟武俠并列的類型文學,或者把它當成一種外來文化資源,或者認為科學和文學之間是對立關系。科幻文學的理論研究要重新梳理,從理念層面提供較為科學的觀念。”姜振宇表示,“把科幻所涉及的現代科學與當代生活放在同一個維度下進行觀察,科幻其實是對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個深層介入。”

“我從小學5年級起就被科幻小說吸引,中學期間又看了大量的中外科幻小說,后來在大學以及碩博階段,就選擇將科幻文學作為自己的研究方向。我一直在思考中國科幻之中國性,它是一種科幻中帶有中國特征的思維方式與文化表達手段,其包括但不限于中國形象、古典元素、文化傳統等,更應該包括本土化的表達方式和情愫。如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中,‘道路千萬條’等隨處可見的標語口號,帶著家園流浪的這種橫跨千年的中國本土化鄉愁的表達。”肖漢說。

產業發展倒逼科幻教育

吳巖表示,未來幾年,科幻電影、科幻游戲、科幻教育等行業都將進入快速發展期。

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開了一門科幻物理學課程,老師用電影《超人》中的片段給學生出物理計算題,寓教于樂;不少高中生因為閱讀劉慈欣的《三體》而迷戀上物理;2018年高考全國2卷語文,將科幻作品選作現代文閱讀材料……科幻元素正融入青少年教育中。

據《2018中國科幻產業報告》顯示,科幻閱讀市場2017年產值總和為9.7億元,2018年半年總量已接近9億元。

“現在國內讀者科學素質不高、科幻作者少,因此,從教育教學中加入科幻文學的學習,對推動整個科幻文學和科幻產業發展起到重要的作用,如劉慈欣的短篇小說《帶上她的眼睛》入選了部編本語文新教材。而國內中小學出現了學生倒逼老師去讀科幻小說的現象,很多語文老師也成為科幻文學愛好者。”姜振宇表示。

在2018年11月召開的中國科幻大會上,中國科協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陳剛指出,發展科幻必須加強頂層設計,大力培養科幻人才,推動科幻教育進課堂,積極促進中國科幻新生力量的成長繁榮。

“國內加大力度去推動科幻產業發展,希望科幻教育借著這股力量成長。”姜振宇表示,“不過,科幻教育現在不太成熟,雖然國家層面非常關注科幻教育,但在一線教學現場,懂科幻的人相對較少,大部分時候科幻還處在一個難以定位的狀態。比如有的學校是當成語文學科的一個補充部分,有的是當成物理學科的一個補充部分。”

科幻作者的生存現狀

在科幻熱潮的帶動下,一批“95后”新人作者開始出現。“有一位‘95后’大學生,制定了長達30年的創作規劃,年輕作者目前還沒有太多生存壓力,他們能為自己的理想傾注全部。然而,現實的狀況是,大部分科幻作者還在夾縫中求生存。”蝌蚪五線譜科幻頻道編輯李曉萍告訴記者。

蝌蚪五線譜是北京的科普門戶網站,目前,該平臺已入駐三四十位科幻作者,這些作者中,只有一位是全職作者,“大部分作者是兼職,或者通過兼寫其他類型的網絡小說、與文化公司合作寫劇本等方式來養活自己。”李曉萍說。

“單純靠寫科幻小說很難養活自己。”科幻小說作者星鵬對此深有體會,“寫科幻小說的稿費比寫暢銷書、流量網文的稿費要低很多,很多科幻作者完全是靠興趣來寫作,能堅持到現在的都是真愛。”

寫科幻小說不但需要作者具備一定的文學和科學素養,而且小說前期構思過程長,學術要求高,一部優秀科幻小說的出版漫長而艱辛,大部分科幻作家寂寞清冷、無名無利。

“所以,很多作者寫到后來就漸漸放棄了,中國科幻的好作品、好作者如流星一閃而過。市場不成熟,作者像無頭蒼蠅,缺乏實體組織進行交流。另外,國家級科幻大獎、大賽缺乏,使得中國科幻產業一直在末路徘徊。”李曉萍強調。

美國每年有近千位新科幻作家涌現,既保證了環境的競爭力,而又保持了內容的差異性。中國科幻產業要發展起來,必須要有足夠多的中堅力量和大量新人來帶動整個行業發展。

科幻編劇、道具師、導演待培養

姜振宇認為,相比于推動科幻教育,還需要培養更多科幻作家、科幻讀者和科幻編劇、科幻電影道具師、科幻導演等。

“中國科幻產業目前處于上升發展期,新人作家變多,科幻開始漫畫化、影視化、游戲化。但作家的思維或創作方式與產業割裂還比較嚴重。”北京中作華文數字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策劃總監張海龍表示,“填平科幻小說與大眾之間的鴻溝需要專業人士和專業科普平臺的介入。”

“很多影視公司來和我們談版權合作事宜,他們囤積了一些科幻IP,但買了IP之后卻不知道如何開發,一來沒有專業編劇對小說進行解構,二來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樣的作品會受市場歡迎,IP買過去之后幾乎沒什么進展。”李曉萍說。一位科幻小說寫手也透露,中國科幻版權交易市場混亂,作者處于弱勢的狀態,仍有許多環節亟待改進。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