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高洪波:我們不該和詩漸行漸遠

來源:《詩刊》 | 高洪波  2019年06月22日13:58

大詩吟

問天下詩為何物?

詩由兩個字組成:

一個是言

一個是寺

言由心生

寺近圣明

 

大詩 長詩 史詩

貫穿人類精神的歷史

沒有詩的民族是爬行的民族

靈魂沒有翅膀

只好踽踽獨行

詩讓文明熠熠生輝

詩讓典籍無比珍貴

詩人是歷史的選定

一為詩人

便應認命

 

寫不了史詩是淺薄

寫不出長詩是躁急

寫不成大詩是短識

 

時代會選擇自己的代言人

機會給一切有準備的智者

 

沒有哲思的深刻

沒有經歷的坎坷

沒有情感的磅礴

 

沒有歷史的稔熟

沒有人生的歷練

沒有語言的琢磨

 

大師與大詩離你很遠

你只能握住

杯水風波

自怨自艾

悠然自得

大詩 史詩 好詩

握手與你告別

甚至一星殘存的靈感

也稍縱即逝

像一只野兔 從你的腳下

掠過

一縷煙云踏過草地

留給你遺憾的吆喝

 

大詩屬于大師

屬于時代 歲月 歷史

屬于人民和祖國

大詩不一定注入

大詞 大話 大言

但大詩的靈魂

必定堅定 恒久 溫暖

有一種陽光的味道

讓一個民族敞開胸膛

接受 接納 欣賞 品評

當然還有亙古的記憶

 

一如屈原 李白 杜甫 蘇東坡

一如陸游 岳飛 辛棄疾

哪怕是文天祥 關漢卿

包括那個己亥年寫雜詩的龔自珍

一百八十年前的大清才子:

“欲為平易近人詩

下筆清深不自持

洗盡狂名消盡想

本無一字是吾師”

二十八個中國字

說盡了大詩的資質

 

大詩呼喚大師

時代期待赤子

大詩標準何人定?

歷史情真且待之。

 

沸騰的時代本應有詩

文學王冠上閃亮的寶石

我們不該和詩漸行漸遠

大詩歸來兮

歸來兮,我的大詩!

 

徐霞客與俠客

兩個客人

一個讀音

 

一個用腳走遍天下山水

一個用劍刺翻江湖豪杰

 

霞客在明朝姓徐

在云南軍旅姓馮

 

俠客屬于快意恩仇

以武犯禁理所當然

 

霞客用筆勾畫山川勝景

每個字都用腳尖踩過

 

馮霞客又名馮牧

放飛心靈的文學牧人

 

可是常常被稱為俠客

扶老攜幼 關愛青年

 

俠義的文章如鋒利的劍

刺破蒙昧時節無名的凝重

 

馮霞客一百歲了

馮俠客仍然年輕

 

歷史的原野選擇松柏

因為身軀直立 永遠常青

 

“吟到恩仇心事涌

江湖俠骨恐無多”

 

定庵先生己亥雜詩

把我的話一下說破

 

為陳子昂站臺

把天地念了悠悠之后

你老哥痛哭了一把

一個四川土著

在北方的幽州臺

一個永遠的文化地標

用川人特有的幽默

為輝煌的唐詩開篇作序

你的慨嘆是人生的共鳴

你的涕下是軟弱的象征

可你登上幽州臺的腳步

一階又一階

踏在歷史的背上

讓歷史好疼好疼

 

子昂先生,此刻

我從北京,離幽州最近的地方

飛往重慶 再赴遂寧

你故鄉的詩心悠悠

你故里的情深意重

你故土沒忘記大唐盛世

蹀躞在北方的一個踽踽身影

還有用唐朝四川話發出的

警策俗世的心聲

 

天地悠悠

愴然涕下

來者與逝者交替的身影

組合成一個亙古的迷夢

宇宙 地球 人生

歲月 理想 熱誠

這一切的一切

包括君臣 道義 孝悌 忠貞

還有未酬的壯志 詩意的縱橫

 

或許這一切已然遠去

但是這一切仍在發生

這就是陳子昂 昂首北方

登幽州臺放歌的終極價值啊

所以千年之后

我和我的伙伴們

仍然忍不住

向子昂先生致敬

為子昂先生的獎項站臺

并虔誠地用心靈傾聽

子昂那川味十足

遮蔽歷史和蒼穹的吟誦

 

此刻,我聽見中國詩歌

拍手 跺腳 還有唿哨

發出一種久違的歡騰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